B类项目调研,这些雷区我们都帮你踩过了

就日常的用户研究工作而言,我们接触到的项目大多面向2C产品(后简称C类项目),即面向个人用户的大众产品、个人产品;而2B产品的项目(后简称B类项目),会面向业务,被团队、组织等使用,间接服务于终端用户。今天我们就想跟大家一起分享下,在执行B类项目的调研时,我们走过的雷区,以期分享经验,总结教训。 — 01 — 浅谈2C项目与2B项目的区别 谈及2C产品与2B产品的区别,是个比较大的话题,在此,考虑到与实际项目的切合,我们主要从决策和使用两个角度去谈。 大部分情况下,2C产品的客户和用户是同一个人,即其决策者(决定是否购买和使用产品的角色)和使用者(使用产品的角色)是同一个人。这类产品的决策因素往往受偏好、习惯等个人情感因素的影响。 而2B产品的客户和用户通常情况下并非同一个人,即决策者和使用者是不同的人,他们关注与在意的重点不尽相同,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背道而驰。决策者的决策因素,往往受企业规模、业务类型、资源限制等理性因素的影响。 所以说,2C产品往往指向个人意愿,2B产品指向的是企业/团队。对于用户研究而言,2C项目最重要的是理解用户,满足用户;而2B项目更重要的是理解企业与业务,需满足涉及到B端业务线上的所有角色。 近期,用研组完成了《京东商旅企业用户调研》的B类项目,从体验研究的角度而言,B类项目与C类项目的整体研究思路与流程差异不大,但在每个研究阶段的细节处理上,仍存在些许区别。在这里,我们希望与大家分享这些差异点,以及我们的处理方式及思考沉淀。 — 02 — 需求沟通阶段:多管齐下,更充分地理解业务 需求沟通阶段,我们的主要任务在于需求确定与透彻了解产品及业务。在帮助业务方梳理好调研需求后,我们意识到,B类项目的产品更为庞大与复杂,而我们需要在有限的时间内深入学习产品及业务,并为其针对性地设计研究方案。这对于研究者而言,是挑战也是锻炼。在《京东商旅企业用户调研》项目中,我们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由宏观到微观,从理论到实践,层层递进,逐步深入了解产品及业务: 学习行业报告:形成宏观概念,勾勒行业知识轮廓。 体验现有产品:充分体验京东商旅现有产品与友商产品,并借助产品,具化行业报告中的形成概念与理论。 参与业务沟通:渗入真实企业用户,在实战中强化对业务的理解。 学习行业报告与体验现有产品,是我们在C类项目中也经常用到的业务学习方式,在这里我们想重点跟大家分享一下参与业务沟通。 这里的业务沟通,是指京东商旅销售同事与目标企业用户进行业务交流。京东商旅基于用户的需要,详细介绍产品、服务内容及特色。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更多地是带着问题旁听: 用户角度:谁在参与沟通决策? 用户角度:他们主动询问了什么问题? 京东角度:我们强调了哪些特色业务?   谁在参与沟通决策? 参与业务沟通的人,往往是企业差旅供应商选择的决策者或是决策团队的重要成员,了解他们在企业中的职业身份(如财务、行政等),便可知晓企业差旅业务链中的关键角色。 他们主动询问了什么问题? 用户提出的这些问题背后,往往指向了他们的关注重点及业务需求。获取这部分信息,有助于我们理解企业用户在选择企业差旅供应商时的决策因素。 我们强调了哪些特色业务? 在业务沟通过程中,京东商旅销售同事着重去介绍和强调的,往往是京东商旅的优势功能或服务。其中可能会涉及与行业友商的横向对比。获取这部分信息,可以让我们在后续的研究中,对此类内容保持足够的敏感度,有助于在访谈时进一步追问与深挖。 于此同时,我们还会阅读分析目标企业的《招标需求书》,通过标书详细了解企业对于差旅供应商的需求类型,乃至权重。 通过学习行业报告,体验现有产品以及参与业务沟通三种渠道,我们梳理了企业差旅流程中的五大关键角色:决策者、审批者、出行者、财务以及行政。这五类角色可能会相互覆盖,例如决策者往往是领导,也会同时兼顾审批者的角色。而财务及行政同事,往往也会参与到差旅供应商选择的决策中来。无论是决策者、审批者,还是财务、行政,只要有出差的经历和需求,就会兼具出行者的角色。 — 03 — 方案执行阶段:用户招募难,“全能角色”来补全 方案执行阶段,我们主要从用户招募、定性访谈与定量研究三个角度,去阐述B类项目与C类项目的差异。 不同于C类项目通过投放在线问卷的方式招募用户,B类项目主要通过业务方协调相关资源,进行用户招募工作。在《京东商旅企业用户调研》项目中,项目涉及KA、公共以及SMB三种不同类型的企业用户。在各类企业中,也需要同时包含企业差旅业务链中的五类关键角色——决策者、审批者、出行者、财务以及行政,招募难度较大,很难在一家企业中,招募到完整的五类角色。 针对上述招募难题,我们采取了以下方式,灵活处理问题。 利用优势企业(角色完备),绘制结构化地图。 在角色缺失企业中,善抓重点人物,探知全貌。 非正式访谈,进行辅助研究。   利用优势企业(高配合度),绘制结构化地图。 首先,我们针对角色招募相对完整的2~3家企业进行关键角色一对一的深度访谈,以此对企业差旅现状及具体流程有了较宏观和完整的认识,并形成了结构化差旅体验地图。即在此阶段,我们搭建了以出差申请—>出差审批 —>出行预订—>财务报销为主线,以差标管控为暗线的结构化差旅体验地图。并借此串联起企业差旅业务链中的各类关键角色。 在角色缺失企业中,善抓重点人物,探知全貌。 在需求阶段旁听业务沟通时我们发现,企业中的差旅业务接口人因其工作特性,对内负责整合各个部门需求,对外负责了解市场供应商现状。所以他们是企业中最了解差旅现状与需求痛点的角色,我们称之为“全能角色”。在角色缺失的企业中,我们会优先并重点访谈这类角色,通过他们探知企业差旅流程全貌,以及各类角色的需求及差异。 非正式访谈,进行辅助研究。 除了正式的研究访谈外,在业务方与企业洽谈合作事宜时,我们会进行旁听。必要时,在经由业务方介绍,目标企业业务接口人允许的情况下,会追问几个关键问题,作为正式访谈的补充和印证。 通过以上三种方式,在用户招募难度大的情况下,依然顺利获取到了较为全面的研究信息。  — 04 — 方案执行阶段:访谈难度大,灵活处理不强求 “请问您当时在寻求差旅供应商合作时,都考虑了哪些供应商呢?” […]

少了“套路”,大选民调也失灵

  2016年美国大选早已落下帷幕,结果让人大跌眼镜——特朗普在被民调一致看衰的情况下赢得了竞选。 各主流机构的最终预测,图片来自《纽约时报》网站 Five Thirty Eight是最看好特朗普的主流机构,他们认为特朗普的胜率约为29%。PEC的 Sam Wang 立下赌约:如果特朗普能够赢得240张以上的选举人票,他就吃虫子。结果就不多说了,我现在只想问Sam Wang 老师虫子口感怎么样。 苦主Sam Wang ,图片来自CNN 外媒对民调结果的讨论很多,可以肯定的是,民意调查系统性地低估了特朗普的支持率。根据 Five Thirty Eight 的测算,50个州里面,有41个州的民调结果都低估了特朗普。 在欢乐的网络时代,与其一味看热闹,不如来了解下民意调查有哪些套路,这次又在哪些地方栽了跟头。   民意调查的套路 民意调查是问卷调查的一种。在确立研究目的之后,问卷调查通常要经过准备、实施和分析三个阶段。 套路1:准备阶段 准备阶段有两项重要工作,抽样和问卷设计。抽样的目的是获取总体的代表性样本,问卷设计的目标则是得到准确的测量工具。 套路2:抽样 1.总体 抽样总体是研究者真正感兴趣的对象­­,它决定了调查结论的推论范围。 民调的目的在于了解选情,总体自然是投票者。然而,在选举之前,我们实际没办法准确地知道哪些人会投票,民调机构在调查时会通过一系列的问题甄别出“可能投票者”(likely voter)。 2.抽样框 在民意调查中,直接在总体中抽样是不可能的——没有人能在选举前将所有投票者登记在册。这是就要借助到抽样框。 抽样框应该尽可能覆盖研究总体。一个存在明显偏差的抽样框将导致难以挽回的错误,美国《文学文摘》杂志在1936年的民调就是前车之鉴。                      罗斯福   兰登 43% 《文学文摘》民调 57% 61% 大选结果 39% 《美国文摘》使用电话簿和车辆登记名单作为抽样框,导致样本偏向了富人,而大多数穷人都支持罗斯福。 近些年来民意调查以电话访问的形式为主,实际抽样框是有电话的家庭和个人。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2000年全美只有2.4%的家庭没有电话接入,抽样框的偏差已经小到几乎可以忽略。同时,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根据世界银行数据,2013年美国互联网覆盖率达到84.2%),基于网络的抽样也逐渐得到认可。 3.抽样设计 […]

当用户看购物直播时,ta在看什么?

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美丑都不睡,直播到你醉。 没有一点点防备,2016年,移动直播火得一塌糊涂。有资本大量介入的功劳,有技术门槛降低的苦劳,全民直播的时代,一部手机,三行信号,连接你我他。 Q1:购物直播的内容是什么,与其他直播有什么区别? 简单来说,购物直播就是服务于购物的直播,目前多是一种营销手法,商家通过直播给用户提供尽可能多的信息,帮助用户决策,促进成交。目前涵盖美妆、服饰、母婴、全球购等范围,还处于成长初级阶段,2016年来,淘宝、聚美、蘑菇街、聚美等陆续上线直播业务,而其他内容的直播(如秀场直播、游戏直播)至少在前两年就已开始布局。 目前局势,从内容来说,三大类直播比较火:秀场直播、游戏直播、泛娱乐直播,其他垂直内容直播正迎头赶上,嗯,购物直播就属于其他。 三大直播概况如下,秀场直播卖点是美女帅哥献艺,著名的有 YY、6间房;游戏直播核心是大神打怪升级,该领域被国民老公王思聪吵得火热,斗鱼、熊猫TV你应该不陌生;泛娱乐直播以花椒、映客为代表,通过力邀明星做客,与粉丝歪楼互动,近两年打出了一片天地。不说你也知道,主播们的收入主要来自粉丝打赏。       与其他三类直播相比,购物直播有个大大大大大大的优点:离钱近,变现相对容易。最困扰这三类直播的就是如何变现,有主播平台按比例抽成的、有引进广告的,也有和商家合作的,为了变现,使尽洪荒之力。这一点在电商平台上,完全不是问题,只要货卖的好,银子就少不了。变现容易,也是购物直播火得快的重要原因之一。 Q2:比起传统营销手段,购物直播有什么过人之处? 业内数据得知,率先试水直播的电商平台,尝到了不少甜头,奶爸吴尊60分钟为某奶粉带来120万的销售额,柳岩几分钟卖出2万多件枣夹核桃,更夸张的是,淘宝第一网红张大奕2小时实现2000万的成交额。 换言之,用户们对购物直播非常买账,不然哪有这么高的成交额,那么,购物直播吸引用户的点究竟是什么? 首先,比起传统营销手段——图文搭配的展示方式,购物直播具有强交互的特点,提供更立体、更实时、更丰富的信息,帮助购物决策。通过购物直播,用户置身于具体场景中,可以实时看到、听到主播及其他用户的反馈,吸收更丰富、更立体、更客观真实的信息,助力购物决策。而且,用户结构正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90后,甚至更小的用户占比越来越多,他们渴望真实和不同,传统营销手段对他们吸引力弱。直播,作为一种新兴方式,对他们具有一定吸引力。 第二,购物直播具有更多社交元素。“宝宝来了,欢迎新来的宝宝”,是的,当你进入直播间,如果碰到有心的主播,就会收到如此热情的招呼,心里暖暖的,有木有(刚开始还真有不习惯呢~)。直播创造了店家招呼3.0版本——宝宝。 1.0版本是线下门店的“欢迎光临”,2.0版本是“亲,在的呢”,3.0版本就是“宝宝”。历史仿佛在轮回,从线下的万人同逛街,到线上的独自浏览商详页,再到现在直播间的你我共口嗨,直播让电商在社交属性上又迈进了一大步。 第三,娱乐元素是点睛之笔。访谈得知,用户可以从购物直播中获得不少乐趣。比如一位男性用户谈到看丑女变美女的化妆过程,忍俊不禁;看袁姗姗现场卸妆,满足好奇心;还有自带段子手功能的主播,笑到你趴下,更别提,主播标配——高颜值、养眼的帅哥美女们,看看都觉得天气变好了。所以,边买边乐呵,购物直播,你值得拥有。 Q3:用户在购物直播中的行为特征如何? 由上可知,用户在购物直播中可以买东西、社交、娱乐,这些动机、行为是否有主次之分,行为特征如何?通过对看过购物直播的用户进行调研,我们了解到用户在购物直播中的重要行为特征:关注商品为主,获取知识、技能也不少,社交、娱乐最少,将从动机、行为两个方面进行说明。 1、从动机来看,用户选购商品的动机占比>获取知识技能>社交、娱乐 用户选购商品的动机表现在:1)希望找到适合自己的商品;2)希望了解商品功能,将直播当做视频版商品详情来看;3)希望从中找到活动优惠力度大的商品;4)希望了解商品采购、制作过程。 获取知识、技能也是用户观看直播的重要动机。主播介绍商品的同时也会产出不少优质内容,或者说有些购物直播就是将分享知识、技能作为福利点吸引用户,用户在观看过程中可以获得不少干货,比如了解如何化妆、如何健身等,所以有些用户会奔着了解知识技能而收看购物直播。 用户社交、娱乐动机表现在:因为希望与主播、网友互动,受到明星、主播的吸引而观看购物直播,虽然从中可以获得不少乐趣,但这部分动机占比还是最少的。 2、从行为来看,选购商品的行为占比>社交行为 用户选购商品的行为有:1)查看宝贝列表;2)将商品加入购物车,收藏/关注商品;3)关注/收藏店铺;4)购买商品;选购商品的行为占比高于社交行为。 社交行为有:1)点赞;2)评论:3)分享;4)关注主播;5)送礼。在社交行为中,占比相对较多的是点赞、评论,分享、关注主播次之,送礼行为最少。点赞行为除了自发,还可能受到营销活动的影响,如点赞满2万加赠送礼名额;评论主要是为了提出疑问,与主播交流;关注直播行为比较少的原因是用户认为主播是流动的,今天为这个商品或店铺代言,明天可能就换一批商品、店铺了,主播和商品相关性不强,所以关注商品才是王道。送礼行为非常少是因为用户们普遍体贴地认为比起送礼,购买商品就是对购物主播最好的犒赏,销售提成才是他们收入的大头。 Q4:用户喜欢看什么样的购物直播? 1、从主播来说:颜值虽重要,专业更可贵,若为吸引故,熟悉不可少。说人话就是,希望主播美丽的皮囊下有一颗充满内涵的心,能把商品/内容说得头头是道,专业是基本素养,当然,如果用户听说过这个主播,那么收看ta直播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 2、从内容来说,必须优质。何为优质内容?有用、有趣,主题鲜明,介绍的内容有相关性。有用户反馈有些购物直播内容非常无聊,毫无价值,如直播吃饭;有些内容艰深难懂,如直播跑鞋时,主播用词过于专业,用户理解困难;有些内容没有相关性,直播美妆内容时,宝贝列表出现紫燕鸡的熟食,用户觉得莫名其妙。随着直播的发展,经过平台和主播的摸索,正越来越重视内容的质量,因为优质、差异化的内容才是核心竞争力。看过一次好内容,用户还会再来,如果连翻几次都找不到好内容,十头牛也拉不回用户。 3、从互动节奏来说,恰到好处。这是一场争夺注意力的战争,要想用户停留得久,让用户沉浸于优质内容肯定是不会错的,另一个可以努力的方向就是恰到好处的互动。调研发现用户看直播停留时间10分钟以内、10-30分钟各占三成左右,让用户持续收看的动力之一就是互动。互动包括:营销活动、主播与用户的互动。用户喜欢参与性强、有趣、频率高的营销活动,还有当主播叫到自己的名字或回答所提问题时,觉得主播在茫茫人海中选择了我,自我受到了重视(陶醉脸~),非常喜悦。过于频繁或长时间都不互动,用户容易疲惫,所以如何把握互动的节奏,非常重要,也非常考验直播方的功力哦~ 4、从直播类型来说,像京东、苏宁这样的电商平台可以优先考虑品牌/新品发布会,其次是特定主题的直播(如教你如何健身、装机等),由于男性用户对数码手机、家电比较感兴趣,可以优先考虑这些品类。女性用户较多的平台如淘宝、蘑菇街、聚美,特定主题的直播相对较多,教你如何化妆、搭配衣服的直播触目可及,谁让女人的注意力永远离不开衣服~衣服~衣服,化妆品~化妆品~化妆品~ 相当大比例的用户是通过浏览购物app时发现直播内容的,出于好奇,尝试观看,随机性强,有些用户觉得太无聊了,没啥好看的就退出了;有些用户觉得某些内容不错,下次可以看看;有些用户觉得简直太赞了,路转粉。不知道你属于哪一种?不管属于哪一种,购物直播都在飞速地发展中,经常来看看,会有惊喜等着你~ 脑洞大开: 1、目前直播在电商平台更多作为一种营销手段,介于直播有许多优点,在不远的将来是否会成为电商的基础设施,如同购物车、店铺、宝贝分类一样? 2、目前在观看直播的过程中,如果想要搜索、比较同类商品,需要跳出直播,将来在产品设计中是否会增加搜索、分类功能(如直播页面加搜索入口、首页搜索时直播小窗浮层等),让用户边看直播边完成商品比较的过程? 3、VR飞速发展中,VR和游戏结合已经应用得不错了,VR和购物直播结合会是怎样的场景呢? 展开想象力的翅膀吧~~  

多做1%,带视障者玩转电商世界

为提升视障者使用京东APP的购物体验,京东商城UER团队于2016年5月针对若干视障者进行了深入访谈。 我们发现,他们最大的渴望就是像普通人一样在电商世界里顺畅的浏览、愉快的闲逛以及寻找最优价格。唯一的不同是,这一切需要他们借助读屏软件来实现。然而,由于市场上大部分应用与读屏软件的兼容性不佳,不流畅的体验阻碍了视障者们在电商世界中畅游。作为开发者的我们,究竟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科技进步同样也带给了视障者们更多的可能性,更何况他们探索世界的欲望从来不逊于任何人。让我们一同走进视障者的世界,倾听他们的声音!   他们需要什么? 接触视障者前,我们预料他们由于条件限制在浏览购物时应当存在一些特殊需求,这些特殊之处将可以被视为产品改进时的切入点。但我们很快发现,当我们将注意力放在“他们到底对什么有需求”的时候,恰是对他们的需求最大的误解。 他们最大的渴望就是完成所有普通人都能完成的任务。 他们想逛,更想逛得顺畅。  “我们也想逛啊,比如首页。但是首页图片很多,而且到处都是空焦点,逛起来特别不流畅。后来就放弃了。” 据了解,中国的视障者一半以上从事盲人按摩行业,平时休息的时间不乏一部分是在网络上度过的。购物闲逛同样是他们喜欢的休闲方式。但由于首页、频道页这类页面浏览起来很吃力,部分视障者会将逛的方式转向具体商品的浏览,例如“为你推荐”“猜你喜欢”,甚至“浏览足迹”。 优惠促销快到碗里来 “优惠肯定重要啊。我平时不怎么去首页那些地方领优惠券,说实话一般也不知道可以去哪里领到那些优惠券。但有的时候会发给我,只要账户有优惠券肯定就会使用。” 尽管领取优惠券、获取促销信息是相对复杂的任务,但视障者们的促销敏感程度丝毫不低于普通用户。 领京豆、白条优惠及直接发到账户中的优惠券,是他们获取优惠的主要来源。只要页面能被读取,他们还会从促销聚合页、首页秒杀板块、APP推送的促销信息以及外部促销链接等渠道获取促销优惠。 别有偏见,小功能更能提升他们的浏览效率 诚然,电商购物流程中并非所有功能都是核心功能。但对视障者而言,一个小功能的可用,意味着大大的效率提升。 因为视障者通过“听”摄入信息,速度本就比“看”要慢,还需要手指不断滑动,直到定位到所需信息。故,筛选/排序等快捷功能使用越顺畅,就越能帮视障者精确定位,减少读屏时间,较普通人提升更多效率。   他们怎么“玩”? 他们需要借助读屏软件来“玩” 若说真有不同,视障者们必须使用读屏软件来操作手机或PC上的应用。借由这些专门针对盲人或者是视障者开发的智能设备上的辅助工具,他们才能较为轻松简单地获取到移动设备上的有效信息。 目前市场上最成功的读屏软件是来自苹果IOS系统的VoiceOver,是苹果公司在2009年4月推出的一种语音辅助程序。VoiceOver的强大功能和实用操作,使得IOS系统成为视障者心目中最顺畅的平台。M版产品体验尤佳。 各类PC端读屏软件开发较早,虽然光标操作时不如手机端便利,对视障者来说也是熟能生巧的技能了。 安卓的同类软件Talkback由于使用体验逊于苹果,尚未得到视障者们的普遍认可。 如果应用对读屏软件的兼容性差,他们就会“玩”的很不顺畅 当我们尝试着闭上眼睛,打开手机的VoiceOver辅助功能,尽管脑海里浮现着平时使用的页面图像,不安全感还是会轻易涌入。 “纳尼?下面没有内容了?还是我不小心退出了?” “我想要完成XX,从哪里才能找到入口?怎么听半天也没听到,是漏掉了吗?” “就结算这个了…………可是,在哪里勾选呢?”  “怎么点完没声音?再点一下……还是没声音……到底选没选中啊,太崩溃了!” 在以视觉体验为准则的软件世界里,设计上稍有疏忽尚且会带来不耐烦甚至投诉抱怨。天生缺少视觉这一感的视障者们,只能在不流畅的听觉体验中自己摸索。与读屏软件兼容性差的应用使视障者的摸索过程更加艰难。 同时,读屏软件不仅是把屏幕上的信息读出来,还包含与视障者进行非视觉方式交互的过程。搓擦返回等较为复杂的固定手势需要被兼容,光标的自动定位也需要符合从上至下的听觉接收逻辑。例如弹出浮层时,光标应该自动跳转到浮层中首个有效信息上。如果此时光标还在下层,用户又只能靠盲目摸索来定位浮层中的信息了。这也要求产品在设计和开发时,对其与读屏软件的兼容性做出更多考量。                             我们能做什么? 为视障者实现读屏软件的兼容,其实并不需要额外投入太多精力。只需开发者们在充分理解无障碍开发原理的基础上,多考虑一些开发方式与读屏软件兼容性的问题,且不在新页面发布或产品迭代时忘记这一点,就能优化视障们的体验,更好的满足他们的需求。 “三观正确,无障碍优化就成功了90%”。 产品无障碍优化的第一步,是让团队上下都理解“信息无障碍”的含义,普及“无障碍设计”的意义。例如阅读苹果官方无障碍开发文档,大致了解功能实现方式,同时熟悉最基本的VoiceOver操作。(如果是Web端优化,则可以参考WCAG,Web内容无障碍指南。) “这个能作为一个基础的测试项目进入到开发和测试流程中的话,其实是很简单的,只要产品和测试熟悉无障碍开发文档并且简单熟悉voiceover基本操作就可以了。至少做到使用统一控件和视图,不屏蔽VoiceOver手势等基本的内容。” 当一位IOS开发者成为了“关注信息无障碍”的开发者,在选择开发方式时就更能留意与VoiceOver的兼容性。 无障碍优化其实是个细致活儿 1)常见的情况是对现有产品进行无障碍优化 对模块结构复杂的产品,这是一项较为繁琐的任务。由于存在不同模块在开发时实现方式的不同,即使是同一问题的优化,在不同的页面也面临不同的问题。修改过程必须由各模块产品独立把握,评估优先级及修改难易程度与本次迭代时间之间的契合点,根据实际情况逐步推进。 开发者们永远处于时间紧、任务重的状态,专门的无障碍优化负责人变得尤为重要。他能够将读屏软件的基本知识传达给各模块的产品,从统一控件等整体角度,给整个产品的无障碍优化提供支持。并促使全员在每个版本迭代时都不要漠视该问题,尤其在新页面开发,或者页面改版导致UI结构发生较大调整时,无障碍问题容易因之前已有的优化而被忽视。 2)另一种更有效的情况,是在新产品开发时就融入信息无障碍理念 要求一个产品在用户开始积累的初期就将信息无障碍纳入开发流程,可能违背商业本质。但纳入未来迭代的进程是可行的,也是更合理的。因为我们能够更好的从UI设计规范等问题上进行统一规划,至少预留相应优化的空间,使信息无障碍设计逐步融入产品的过程变得更有效率。 等等,别忘了测试 “一般不需要我们的参与。如果对改进后的情况不太确定,或者涉及到较大变动怕有遗漏,才需要让我帮忙确认一下。” 在无障碍优化的可用问题优化阶段,工程师自测基本能达到效果。但常用的自动化测试工具之外,测试无障碍优化体验还是采用人工测试才有效率,许多问题必须通过实际使用才能被暴露。 到了无障碍优化的易用问题优化阶段,通常引入有经验第三方是更明智的选择。一个非视障的工程师在测试中能够凭下意识经验顺利完成任务,在视障者手中并不见得有同样的效果。寻找专业的信息无障碍测试工程师,或者直接邀请视障者参与产品内测,都是不错的选择,也有利于开发者们了解视障者使用软件时的习惯和特点。   在无障碍优化无法得到普遍重视时,视障者们需要通过很多方式去引起某公司/产品的注意。 “一般打客服投诉或反馈这种方式最无效,因为客服根本不懂。有效渠道一般是通过微博搜索到产品经理或项目负责人或者公司老总,将遇到的问题以及苹果无障碍开发文档以私信方式发送,然后由微博的视障伙伴们不断转发评论,当转发评论数量多时一般就会引起关注了。” 他们锲而不舍追求着的理想网络环境其实并不奢侈。只要我们在开发中为他们多考虑1%,就能让产品成为他们的眼睛,带他们玩转更有趣更丰富的世界。   友情链接: […]

饭圈机密大曝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粉丝!

明星为你免单、明星送你回家、明星请你吃饭······明星活动“尺度”越来越大,饭圈却越来越不为所动,渐渐粉碎了我们对粉丝的所有美好幻想。说好了买买买,却没想到“你一路向北,进入要饭的季节······”(诶?歌词好熟) 明星活动是流传已久的吸粉大法,却不易学。为了打动沉默的饭圈,激发粉丝挥金如土的力量(偷笑.gif),我们一定要做点什么。 为了一探究竟,我们决定扒扒粉丝 首先,为什么要扒粉丝呢?明星活动并不仅仅针对粉丝群体,而且还有广泛的普通用户,所以,研究粉丝有什么价值? 1.粉丝和明星之间的“化学反应”最强,能够将明星效应放到最大。粉丝毋庸置疑是最愿意为明星买单的群体,首先找到吸引粉丝有效方式,然后把它放大去吸引更多的人。 2.粉丝才有故事,普通用户没有故事。有没有明星对大多数人来说影响不大,相对普通用户,我们从粉丝身上能得到更有价值的启发。 结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粉丝! 我们通过倾诉欲超强的狂热粉(nao can fen)收集了很多故事(在这里我们发现倾诉本身也是粉丝的一种需求,根本停不下来),故事中这些粉丝无论情感还是行为都有很多相似之处。 这些狂热粉的追星行为能够包括理智粉、路人粉的所有行为,只是狂热粉的程度更深,愿意付出的成本也更高,但是他们的核心诉求基本一样,例如与偶像近距离接触,支持偶像,获得粉丝身份认同,偶像陪伴等等。 没错,这就是我们要的故事 我们从故事里确实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但比较零散,所以我们对这些故事进行了解构,分析了具有共性的粉丝行为及其诱因,并归纳粉丝需求,总结如下: 1.粉丝群体的需求(Need)-对应活动核心利益点 2.粉丝满足需求的行为(Behavior)-对应活动玩法 3.粉丝行为产生的有效诱因(Incentive)-对应活动利益点的有效传达 基于这些去开发粉丝喜欢玩法和内容(kai nao dong),更能引起粉丝的参与热情。下面举个栗子,粉丝在微博跟偶像“聊天”、模仿偶像的行为都会受到一些诱因的驱动。“可能得到偶像的回应”是粉丝自发@偶像“聊天”的动力。“模仿偶像”是公认的粉丝身份的标志,而“其他粉丝做过这件事”是其中一个有效刺激,炫耀从众这些你一定都懂。 用同样的方式我们归纳了在不同需求场景下对粉丝行为起到关键推动作用的诱因,举栗如下,基于这些需求和行为诱因进行二次脑暴,能够得到一些新的活动创意的启发。 从故事中得到的启发——明星送快递LV+1 明星送快递,确实能够满足粉丝的一个重要需求(need)——与明星近距离接触(明星给自己送快递),粉丝需要做的就是买买买(behavior),关键在于买什么,怎么买?首先从粉丝来看,明星送快递是否够吸引?看看粉丝有什么话要说吧! 粉丝:明星送快递并不是偶像送快递,不是自家爱豆,吸引力明显没那么强了。 粉丝与明星之间是存在配对关系的,要圈真爱粉需要有明确的偶像-粉丝的配对方式,随机匹配的明星很难调动粉丝的积极性。从明星角度来看,缺少与粉丝的火花,送快递易变成普通商业走秀。 粉丝:明星送快速,真的会送吗? 如今粉丝热情被各种明星活动消耗,逐渐变成冷淡粉、路人粉,更加容易对明星噱头产生怀疑心理,因此明星活动也更需要强调真实性。 粉丝:概率太小,不可能有这样的运气 明星送快递毋庸置疑是一个小概率事件,追星是常态,而狂热不是常态,能够为了去争取这个超小概率而付出行动(duo shou)的真爱粉为数不多。所以用什么方式可以把理智粉、冷淡粉再往前推一步? 针对以上3个关键问题,粉丝故事中的行为诱因能给到我们什么启发? 诱因(Incentive): 通过买买买与偶像建立联系:用象征性的物品、符号和偶像配对; a.买什么:购买/售卖对偶像粉丝有意义的物品,如限量定制、签名、偶像设计等; b.怎么买、买多少:购买方式上尽可能采用对偶像粉丝有意义的符号,如金额数字、相关口号等; 活动真实,吸引粉丝围观或参与; a.实时直播偶像送快递,让粉丝了解偶像不同时刻的样子; b.真实幸运粉丝案例:幸运粉丝是谁,TA买了什么,偶像给TA送快递时发生了什么事; (3) 除了终极送快递大奖,粉丝还能够获得什么跟偶像相关的 a.支持偶像为偶像做事:让粉丝看到下单的贡献(展示成果:数据、排名、公益等); b.获得其他跟偶像相关的粉丝福利:有纪念意义的,如定制包裹、偶像签名快递单、偶像是发件人等;   扒完了粉丝,还能做啥? 怎么挑选明星? 不同明星指向的粉丝群体不同,挑选明星应该尽可能地符合目标群体的口味,通常根据明星在目标群体的知名度和喜爱度来挑选。如以下是不同年龄层(80、90、00后)心中最佳明星的调研数据(统计时间:2016年4月18-21号,非全网明星调研)。 80后男性(老司机)对实力搞笑派大叔情有独钟(如孙红雷、黄渤),80后/90后女生主要还是看脸(如胡霍CP),00后女生更喜欢新生代鲜肉偶像(如鹿晗),也是看脸,不同年代的脸,早已耳闻周杰伦有很多男粉,果然90后/00后男粉丝都是有周董情结的,这里看来霸屏王胡歌更加符合全民偶像的形象(各个年龄层的受欢迎程度都不错)。 从明星在不同年龄用户心目中的地位来看,快本和跑男应该有不少是00后观众,极限挑战也有张艺兴拉着00后女观众······对于明星活动来说也要尽可能去覆盖大部分目标用户,挑选到能够击中目标群体的明星。 怎么触达目标粉丝群体? 确定了谁是目标群体,需要去了解目标群体在哪里?在看什么?怎么去触达他们?也就是具体的目标粉丝群体的行为偏好研究,以下是追星族、不同年龄层接触媒体渠道的研究,相对普通用户,追星族在线上更多活跃在贴吧论坛、微博、音乐app,在线下更多接触电影院、报刊杂志,粉丝果然是城会玩。年龄层数据表明微信朋友圈果然是大人玩的,00后还是爱玩QQ空间。 年轻人越来越“会玩”,群体标签也越来越丰富,背包客、二次元、追星族······不同圈子有不同的文化,引起圈子共鸣的方式不同。因此活动营销也需要跟着目标群体的节奏来“玩”,基于圈子文化和偏好去想办法让他们“玩”起来。

© 2017 JD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