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品质而生-京东HD iPad 4.0 视感设计大赏

追求品质是已经融入京东系产品基因中的“生存法则”,JDC也一直致力于为用户提供高品质的购物体验解决方案。京东iPad在历经无数次迭代设计探索之后,终于总结出一套符合大屏移动端的视觉风格,HD iPad4.0应运而生。 HD iPad4.0的视觉风格建立在扁平化的设计基础上,通过卡片的形式来组织界面空间,穿插在产品的各个角落,梳理电商平台中的多内容、多操作。同时使用阴影的叠加效果,突出了内容的层级关系,从而渲染出一个不同于普通扁平化的视觉感受。 在HD iPad4.0顺利上线之后,负责相关设计工作的JDC上海设计部-创新设计组总结了一套设计风格宣传海报,在此分享给大家。   JDC上海设计部-创新设计组是一组充满活力、热爱创新的团队,我们始终在工作过程中追求极致体验、工匠精神。下面是我们为HD iPad4.0制作的宣传视频。      

清新而不失丰满-京东商城 iPad 4.0 商品详情页改版设计总结

​京东iPad作为一个独立的客户端app,在外界看来一直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一方面对标的电商类竞品们大都放弃了Pad阵地,基本放弃了原生界面的开发;一方面在京东内部,相对于其他的客户端,Pad的体量也一直占比不高。但作为以品质保证、用心服务为价值观的一款京东产品,我们依然希望为Pad端用户设计最好的购物体验,这也是京东人自上而下达成的共识与默契。因此,作为负责京东商城iPad端产品设计的上海设计部创新设计组,经过大量的目标用户研究、商业逻辑梳理、前后台研发沟通等工作后,于17年的春季上线了4.0版本。 改版方向思考 在4.0改版立项之初,创新设计组与负责Pad的产品团队做了多次头脑风暴,除了新增业务之外,我们还应从哪些方面提高用户的购物体验?我们最终决定返璞归真,回溯Pad端京东商城最初的目的是什么?我们需要服务的用户有什么样的特点和需求?其次,分析目前整个大的购物环境发生了哪些变化?用户在京东的购物心理发生了哪些变化?Pad客户端的性能和使用习惯发生了哪些变化?结合这些因素,我们最终定稿了4.0的改版方向,而商品详情页的改版方向也随之确定下来。   设计服务于商业目的 在商业大背景下,任何决策都是服务于商业目的的,包括用户体验设计。京东商城Pad端的商业目的就是让使用Pad端京东的用户更方便、高效的购买ta喜爱的商品。 体验设计可以赋能商业,为了最大化的实现商业目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发现Pad用户的购物方式、喜好、需求特点,为他们定制最好的购物体验。 Pad大屏的特点 要想为Pad端用户设计更好的购物体验,首先要了解Pad端的特点。Pad作为一款大屏的移动端设备,它和手机相比有以下几个特点:   屏幕比一般的手机更大些,便于查看图片、视频等富媒体内容 一般需要双手操作; 使用横、竖屏的用户都占一定的比重; 性能的更新速度没有手机快,很多用户还在使用很老旧的设备; Pad一般作为”共享设备“和家人共同使用; Pad的使用时间不如手机碎片化,一般集中在中午、夜间、周末等空闲时间; 一般在有wifi的环境下才能使用;   Pad的这些特点也为我们刻画了一副Pad用户的粗略画像。那么除了硬件设备带来的使用习惯特点之外,在Pad京东的商品详情页,用户又有哪些使用习惯和痛点呢?我们对改版前的商祥页做了对比分析。 老版商品详情页的体验分析 商品详情页作为承载商品介绍信息的主要页面,对于引导用户购买商品,提高“下单转化率”至关重要。因此,商品详情页信息展示要做到足够简洁、易懂、易查找、易操作。 运营目的制约易读性 电商运营团队为了吸引用户下单,往往会发明许多促销、活动、服务等业务,这些信息都需要展示在商品详情页中。而屏幕的尺寸是固定的,用户的信息接收载荷有限,这就需要设计师通过转移、隐藏、分类等手段将信息更好地组织起来,让信息变得更加易读。 老版商祥竖屏 老版商祥横版 上图是老版商品详情页的横竖屏截图,可以看出,在横竖屏两种模式下,内容的排版是不一样的。这其中的原因是为了在两种屏幕模式下展示全部的内容。Pad大屏幕的优势是可以展示商品大图,而清晰的大图/视频是吸引用户对商品感兴趣的第一因素。促销信息也很重要!对于大量的追求性价比的用户来说,折扣、优惠券、活动等促销信息可以帮助他们从感兴趣的多个商品中选择一个性价比最高的商品。而规格、地址等信息又是用户下单所必须选择操作的信息。因此,为了服务于商业目的,老版的商品详情页将这些“重要内容”统统摆在了首屏。 旧框架不再兼容新内容 将繁杂的“重要信息”放在首屏变成了一项“政治任务”,为了完成这个任务,Pad京东商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断地对商详首屏做细节的优化,还要满足业务方不断的新需求。比如促销活动的不断丰富(满减、满赠等业务的增多),京东物流业务的不断增多(运费规则的不断细化),这些都导致了商详首屏在阅读体验方面的不堪负荷。不仅仅在设计层面,研发层面本来对同时维护横竖屏两套框架就有不同的看法,新业务的不断增加也加重了研发团队的维护压力。这些原因都促使了商详页面的重新设计。 内容动线割裂 用户在电商购物已基本上养成了一条主要动线:商品图-价格优惠-评价-图文介绍-相似好货。因此,主要动线内容的关联性很重要。旧版商详在第一屏展示了商品图和价格优惠信息,但在评价,图文介绍和相似好货的展示方式却有所割裂。 推荐套装,相似好货等导流内容以tab形式展示在第二屏,很容易被用户忽略。购物动线有所割裂 新版商品详情页的改进方案分析 针对老版本商品详情页的一系列体验问题,我们通过与产品、研发以及业务方的多轮沟通,确定了方案的优先级与可行性,新版商品详情页主要从以下几个维度来优化的。 易读性为先 4.0版商品详情页-竖版 为了保证信息的简洁易读,新版的商品详情页不再将价格优惠等运营相关内容局限在第一屏,通过对内容归类,利用间距、分割线等视觉手段将内容重新组织起来。卡片式设计有利于内容的阅读性,通过阴影层级将大篇幅的商品图片置于文字内容后方,又利用了渐变错位动效让用户在浏览文字信息时逐渐隐去图片的干扰。 标准化框架的一致性和可扩展性 京东的商品购买类型是多种多样的,并且随着运营业务的拓展,商品购买类型会越来愈多,这就为商品详情页的展示框架设计带来了挑战。要设计一种可拓展兼容的标准化框架,且不仅仅满足现有类型,还要兼顾以后可能的商品类型。了解业务逻辑是做好设计的前提,在于产品与业务方多方沟通后,经过多轮的方案评审,我们采用了垂直式的楼层设计方案。将各类信息汇总分类,并归属于相应的楼层模块,并根据不同的商品购买类型,有后台控制展示楼层信息。比如最重要的商品名称和价格楼层,普通商品、全球购、山姆商品、秒杀商品等各自展示的信息都不相同。我们预先设计了最复杂商品类型的信息展示框架,并预留了未来可能增加的信息展示位。标准化框架有利于内容的一致性,增强了易读性,同时也降低了研发和维护成本。 预售、全球购、秒杀商品的信息展示框架是一致的 弹框是另外一个例子,在4.0之前,Pad京东商城的弹框有很多种,在不同页面场景下使用的弹框并没有被统一。随着4.0大改版的设计梳理,我们与研发同学一道梳理了弹框、toast、alert等组件的使用规范。商品详情页有很多的内容是通过弹框展示的,我们使用新规范的弹框来为用户营造了一致性的体验,降低了用户的学习成本,提高了阅读性。 4.0商品详情页的弹框 场景化的内容动线 用户通过前期的搜索挑选,当进入商品详情页的时候,通常已经对该商品产生了兴趣,接下来需要全方位的了解商品,从而决定是否购买。在Pad这个大屏的移动设备下,用户更容易产生沉浸式的阅读体验。因此,新版商品详情页在内容的布局分布上做了充分的引导。 顶部的TAB式导航确保用户在第一眼就了解信息的整体分布,侧滑切换相比点击切换则更加平顺流畅。下拉首屏伴随着图片的放大,则可以暗示与引导用户查看大图。评论信息是大多用户判断是否下单前一定会看的,而将评论信息入口放在导航的最后位置有些过深,增加了触达成本。因此,我们在商详首页第二屏的位置增加了评论的快捷入口,外露部分评论信息让用户能够快速发现。 一个完整的商品浏览闭环是从阅读详情到下单购买,但同时我们也要考虑到用户对该商品不感兴趣的情况,“相似好货”是目前最主流的“闭环兜底方案”。相似好货可以引导用户继续查看相似的品类,进入下一段商品浏览闭环流程。就像我们在菜市场买菜,我们在一个摊位看了一圈发现没有新鲜或者想要的菜品时,我们会很自然的查看下一个摊位。因此,“相似好货”应该放置在用户接近离开页面之前的位置,也就是商详首页的最底部,这符合了自然场景下的挑选商品动线。 楼层框架的扩展性分析 楼层的框架形式有利于商品详情页的内容可扩展性。通过前后端的楼层框架设计,当新的运营内容需要展示时,只需要选择一个楼层位置,将该楼层的内容展示进行设计和实现即可,更有利于整个页面的维护和整体感的统一。 礼物购、优惠套装作为单独的楼层展示 楼层框架的优势不仅仅表现在商品内容的可扩展性上,在一些运营维度的页面氛围表现上也更加高效。京东商城经常会有一些超级品牌日、超级品类日的促销活动,在活动当天,商城首页通常会展示一些banner、皮肤之类的氛围视觉优化,以营造促销场景。 手机京东首页-荣耀8超级品牌日 为了营造购物场景,商品详情页也增加了“氛围楼层”,当大促活动时,详情页会展示相应的大促氛围,营造一种促销场景。氛围楼层统一了大促活动的页面布局,设计只需要针对氛围楼层进行设计,研发也只需要在活动当日打开氛围楼层开关,节省了部署和维护成本。 新版商品详情页上线情况总结 从4.0上线初的数据来看,新版商详页通过对整个购物动线的引导式梳理,内容框架的易读性优化,用户从进入商品详情页到加入购物车的“提袋率”有了进一步的提升,并间接拉升了商详-结算的订单转化率,针对Pad端总体的用户使用情况来讲,这次的商详改版是成功的。更重要的是,此次4.0的整体改版为商品详情页,乃至整个核心流程的页面进行了结构化梳理,通过楼层框架的扩展性设计,为以后新业务、新内容的拓展提供了标准化的设计规范和理念。 Pad京东商城4.0此次的改版不仅仅是设计层面的,通过与目标用户的进一步沟通交流,我们对于未来Pad端京东商城的内容运营上面也有了新的认识,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为我们的用户提供更加优质的、更有针对性的内容,让用户享受到更加个性化的“逛”体验。

译文 | 交互设计师如何与产品经理高效协作

交互设计师和产品经理的协作问题是产品设计中的一个老大难,我在工作中经常会听到同行对产品经理们的血泪控诉。作为交互设计师,学会和团队中不同的角色协作是我们的专业能力之一,如何沟通、影响乃至于推动自己的设计方案进行实施是每一位设计师需要去磨练的,这不仅仅是那份执着,更是一种技巧。下面进入译文。 在互联网行业,交互设计师还是一个相对比较新的职位。因此,在工作中我们常常见到产品经理过多介入交互设计师的工作,甚至有的团队直接让产品经理来做交互设计的工作,这是为什么呢?实际上,在互联网发展的早期,这确实是同一个人的工作!产品经理的职能之一就是支持和协助部署交互设计方案,以确保产品的方案可行性。随着互联网的成熟发展和工作职位的细分,交互设计师这个被细分出来的角色被定位出来设计产品的交互方案是威胁到了产品经理的工作范畴。 因此,在日常工作中,产品经理和交互设计师这对冤家是一直在暗中脚力的,交互设计师的方案每每遭到产品经理的质疑甚至是无视,这其中有专业能力层面的合理分歧,当然也夹杂着一些主观层面的感受之争,最终导致的是产品经理经常性的忽视来自体验设计团队的一些方案建议。那么,我们如何才能改善两者之间的合作关系,从而使两者能够客观的协作制定合理的体验设计方案呢? 产品经理拥有最终话语权 对于用户体验设计角色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产品经理的最终拍板权。如果面对的是一个相对客观的善于听取对方意见的产品经理的话,那么两者协作起来会相对轻松。但当你遇到一个非常“有主见”的pm的话,你的方案和建议就很容易被忽视。不过,有些方法可以试着提高你的设计被采纳和被重视的几率。 首先,系统的完善你的设计方案。应该清楚的注明方案的优缺点,以及期望完成的目标;试着将你的方案阐述给产品经理以外的其他成员。如果所有的团队成员都清楚的了解方案的优点,那么产品经理就很难再去忽视它了,同时产品经理也不得不更仔细的去分析你的交互方案。 其次,调动尽可能多的团队成员来参与到你的方案当中。比如借助团队成员来做你的可用性测试,用户研究等,借此机会将你的设计方案宣传开来。如果大家都对你的方案表示支持和称赞,那么无形当中也为你的方案做了背书。 产品经理想让你做ta的小婊砸 产品经理往往是有业务层面的kpi压力的,这往往会导致产品经理在方案设计时的保守特性,尤其在一些大的企业里,一个小小的失误可能会导致严重的数据指标的下滑。因此,这无形当中也导致了产品经理对于产品方案主导权的渴望。如果他们不能左右产品方案的主导权,那么他们将无法预判业务数据的走向,也就面临着潜在的丢掉工作的危险。 对于交互设计师来说,我们可以从kpi压力中逃离出来。首先,体验设计团队的考核标准往往和产品经理们不一样,往往没有来自于业务数据指标层面的直接压力。其次,针对方案的争论点,我们可以在产品正式上线前借助用研数据来作证方案的优劣,比如借助A/B test来验证方案,这样可以更加客观的去验证孰优孰劣。 产品经理不厌其烦的试图设计产品 这可能是作为产品经理经常容易犯的毛病吧。虽然产品经理在过去(互联网早期)确实兼备这个职能,但当一个新成员(交互设计师)来到团队后,他们还是不自觉的试图去左右设计工作。 当产品经理查看交互设计师的方案的时候,他们常常会从自己的角度思考你的方案是否满足了他本身的使用习惯、或者是他认为的“用户的使用习惯”,并从而决定是否是使用你的方案。在这种情况下,交互设计师们不要试图据理力争,以证明自己方案的合理性。应当做更多的用户研究,在根据产品经理的意见修改方案的同时,准备两到三套其他方案,并测试它们,客观的向产品经理们证明哪套方案更加合理。 归根结底,交互设计师要做的是向产品经理证明你们是在同一个战壕的亲密战友。相较于口头的据理力争、快速决策,更完善的方案测试和用户调研才是满足用户需求、制定合理方案的正确方法。 产品经理认为自己就是产品的目标用户 这不是产品经理独有的“情怀”,包括交互设计师在内,很多产品设计者都存在这种主观论断。他们以自己的角度去思考产品的设计合理性,并最终设计出一款自己喜爱的产品。 同样,只有更多的用户研究和测试,收集更多来自用户的反馈,才能够帮助产品经理及所有的产品设计成员认清方案的优劣。 总结 交互设计师和产品经理是可以高效协作的。产品经理可以掌控产品的整齐布局和流程,向交互设计师讲解产品背后的业务逻辑、开发技术方案和数据分析。交互设计师来设计产品的操作流程,来满足用户的需求以及产品经理的目标。 为了避免分歧,团队应当借助用研数据来客观地分析产品方案,通过更多的用户研究和数据反馈来决策产品设计。 我的一点补充 交互设计师的交互方案经常受到来自产品经理的质疑,这背后的原因有很多,除了产品经理天生的对于方案主导权的掌控之外,信息的不对称,彼此的设计目标是否一致等也会导致分歧。产品经理因为要权衡多方的需求,所以往往会站在更全局的视角来看待某个小的交互细节,而交互设计师却因为信息的不对称,在细节处理上会专注于当前的页面场景,这就导致了潜在的分歧。因此,对于交互设计师来说,除了善于推动各种资源去做设计,还要主动去及时的了解全局层面的信息,学会从更全局的角度去设计,积极地与产品经理进行沟通,并和其保持同理心,这样才能做到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原文地址:https://www.interaction-design.org/literature/article/how-to-align-ux-with-product-management

译文 | 记忆设计:怎样设计可被牢记的友好体验

本文与大家分享:怎样设计一个能够为用户留下正面印象的产品? 下面的两幅图表改变了我以往对思考的认知。这两幅图表来自于一篇1996年发表的经典心理学论文,它向我们形象的阐述了人类在事件发生时感受到的当场体验与之后我们回想起该事件时的记忆体验之间的差距。 理解当场体验与记忆体验中的不同,以及两者之间的联系,可以帮助我们成长为更加优秀的体验设计师。 本篇文章中,我将向大家分享怎样设计能够为用户留下一个记忆中的正面印象。首先,我需要讲解一下这两幅图表。 这两幅图表描述了两位病人在经历一个痛苦的医疗疗程时体验到的疼痛程度。y轴的0代表没有疼痛,10代表非常非常疼痛。 粗略看来,B病人经历了一段比较长的疼痛期,他的疼痛时间三倍于A病人,并且经历了与A病人一样程度的最疼痛体验。如果让你来选择成为二者之一的话,我猜你应该选择疼痛时间短的A病人吧,这是一个理性的选择。 然而,人类思考的方法-包括我们记忆的思路-并不是那样的理性。 当A病人,B病人以及其他150个参与者在医疗疗程后被要求将自己体验到的疼痛体验做评分时,统计分析显示这些评分与痛苦期的时间长短、以及他们体验到的疼痛累计(红色部分)毫无关系。 相反,患者们在评分疼痛值时仅仅会回顾两个特定时刻的疼痛值,并简略的将它们的平均值作为整个疗程的评分,这两个特定时刻是:最疼痛的时刻,以及疗程的最后一刻。 首席研究员、诺贝尔奖获得者、心理学家丹尼尔· 卡纳曼( Daniel Kahneman), 验证了这个心理学的论点:峰值-终点规则(peak-end rule):人类对于一段经历的总体体验取决于TA对这段经历中两个关键点的体验感受的平均值;这两个关键点分别是感受最强烈的瞬间(峰值)和终点瞬间的感受(终点)。经历的时间长短与总体体验程度没有关系,这个理论叫做“对持续时间的忽略”(duration neglect)。 二十年的持续研究表明:峰值-终点规则不仅仅能够验证疼痛体验,它还能够应用在其他的领域,包括愉悦体验。当然,体验感受也可以同时包含积极的和消极的体验瞬间。下图所示,y轴代表着积极的和消极的体验值,这类图表称为“体验走势图”(experience profile)。 趋势流与印象 我们从卡纳曼的实验和理论当中了解到:人类印象中对于某一经历的体验感受不等同于从中感受到的好的与坏的体验之和;相反,它取决于一些关键瞬间的体验感受,并且接近于忽略其他的瞬间。体验感受是一个趋势流(Stream),而记忆是一个印象(Snapshot)的集合。 心理学家形容体验感受为 “持续的自我对话流” 或者“随瞬间变化而变化的状态趋势流”。但当我们记忆某件事时,我们不仅仅“回放倒带”以及重新体验这个趋势流。我们的大脑会对某个关键瞬间进行重点储存并加深印象,并逐渐忽略遗忘掉关键瞬间与关键瞬间之外的“噪音”,同时对峰值和重点进行加强记忆。 两个自我(selves) 就像卡纳曼所说,人类都会有两个自我:一个“感受自我”,一个“记忆自我”。这两个自我在认知事物上存在着不同甚至是冲突。 一方面,我们的“感受自我”会问自己“我此刻感受怎么样?”,同时体验感受事件的每一个瞬间,获得例如愉悦、无聊、焦躁、恐惧等体验。另一方面,“记忆自我”会询问“我当时总体感觉如何?”它会通过回忆一些关键点获得的感受(峰值和终点),忽视其他瞬间感受,以此总结事件带给自己的体验。 然而最终,“记忆自我”占了上风,因为它决定了我们能从体验感受中获得什么。 它决定了我们怎样描述获得的体验感受,并指示了我们之后的行为。换句话说,用户的“记忆自我”决定是否喜欢你的产品,是否会再次使用你的产品,以及怎样向他人描述你的产品。而“感受自我”只是做这些决定的被动旁观者。 用户的记忆设计 如果记忆中的体验感受与我们当场体验的感受是那么不同,并且“记忆自我”是最终的决定者,那么我们是否还需要花费精力在用户体验设计上?我们应当把自己当做用户体验设计师,还是用户记忆设计师? 答案是肯定的,我们两者都需要。 作为一个媒体新闻网站的网页设计师,我清楚地知道用户可以随时关掉我们的网站。很显然花费精力设计一个优秀的结尾是没有价值的,因为用户压根就不会去到那里。作为设计师,我们需要做的是试图消除页面间不好的体验,这也是为什么可用性测试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试图设计一款用户希望并且能够使用的优秀产品。 但同时,我们也需要考虑使用产品中的体验感受是怎样演变成积极的印象,促使用户选择继续使用我们的产品,并且愿意分享给别人。因此,我们在设计时需要同时考虑“感受自我”和“记忆自我”。 不要搞砸结尾 思考一下你所设计的结尾是否会影响用户对你产品的体验评价。这里的结尾可以认定为“用户在你的产品中完成了一次操作,并且离开了一段时间”。如果你的产品很优秀,那么同一个用户会有很多次“结尾”,因为他们会重复使用你的产品。那么这些已完成的“结尾”们将变成对你的产品的总体体验感受的其中一个瞬间,这个概念叫做可扩展的体验(Scalability of experience)。 顺便说一句,我们不是说产品的开头不能够让你的用户“眼前一亮”。已经有很多理论证明优秀的产品起始部分能够愉悦用户,并能够积极的影响用户接下来使用产品时获得的体验感受。卡纳曼的研究证明了起始部分不是唯一能够影响用户体验的关键部分,结尾也一样重要。以我的经验来说,结尾部分的设计往往更容易被设计师忽略掉。 这里有一些好的网络产品结尾案例: 当阅读完一篇文章,用户在结尾看到了一些相关文章的推荐; 在电商平台挑选完商品进行结算时,用户可以直接作为游客结算,而不是强制性的先登录注册; 像GitHub还有Gmail这类网站为了防止用户误删除,会向用户提供确认删除操作,并且允许用户回操(undo)。 下面几个是结尾设计不好的例子: 当阅读完一篇文章,用户在结尾看到的是一些可点击的垃圾广告; 当用户试图离开网站时,一个弹窗跳出并最后一次尝试获取用户的email邮箱; 当用户在一款新app完成注册后,用户收到了一封简单粗糙、看上去像未经太多思考写就的欢迎邮件。 适时的慢下来 当人们回忆体验感受时,我们往往只会回忆起一些关键瞬间带来的体验,而忽略了整个体验的过程长度。这意味着在一些情况下,你将可以比你想象中更加自由的控制用户体验的节奏。在适当的场景下,找机会放慢节奏以创造更好的体验。 是的,现在的网站、app都属于快速媒体,用户在碎片时间快速浏览获取信息,这种场景下用户的注意力都是不集中的。但即使这样,我们也不能将“dont make me think”的哲学贯彻的太彻底。相较于花费大量精力设计一个让用户快速且少量思考的体验方案,我们可以设计一个 meta moment:“一个微瞬间,能够促使我们主动地去回味我们正在体验的。” 举个栗子,Slack在新手引导流程中展示了一些使用技巧,虽然这样做增加了流程的时间和思考难度,但是却帮助新手用户了快速掌握了使用Slack的一些技巧,并潜移默化的增加了新用户使用Slack的积极性。 […]

场景化体验设计的新思路:语音交互

一直以来,我们使用的是以视觉界面交互为主的3C产品。iphone,Google Glass,Apple Watch,以及增强现实的Magic Leap, Microsoft Hololens,这些产品都在主打视觉交互,期望用户在视觉界面上完成他们的需求任务。这些产品需要用户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界面上,用户需要专注于界面的交互体验,因此,无法在同一时间做其他的事情。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往往并不在同一时间只专注于同一件事情的。而语音交互在这方面则具备潜在的优势,它能够让你在同一时间处理多项任务。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几年针对语音交互的体验设计研究开始兴起:Android和iOS 手机开始构建自己的语音交互生态,智能汽车为了解放双手,也开始研究语音交互的玩法。这些都证明了企业和市场对于语音交互潜在优势的的认同。语音交互开始逐渐进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中。 当你在专注于某一件事时,最快捷的在同一时间获取其他事物相关信息的方式就是语音交互,它不会被图像交互所打扰。想象一下,当你在骑行的时候,Siri在你耳边提醒你临近会议的准确时间和地点,并为你语音导航,同时为你口述刚刚收到的短信息—所有的动作都没有打断你的骑行运动。这就是语音交互的优势所在。不过这只是我对于Siri语音交互的未来期许,现实情况是Siri在Apple Watch上只提供视觉反馈,并没有像iphone和ipad上一样具备语音回馈。而通常当我在使用语音请求时,我的眼睛和手常常在忙于其他的事情:当我正在骑自行车回家的路上时,我会对我的watch说,“Hey Siri,开始自行车健身课程。”然后我不得不在骑行过程中低头查看我的watch是否打开了健身应用并且开始记录我的进程。这是及其不方便的,并且很危险。 语音交互在场景化的体验中能发挥更好的效果,因为语音本身就是一个对话的过程。当你置身于特定场景下时,你的语音指令才具备特殊的意义!当你在高速公路行驶中对你的辅助驾驶系统发出“slow down”的指令时,系统会将速度由120公里每小时降到100公里每小时;而当你在市里的道路行驶时”slow down“的指令可能会使你的车速从60公里每小时降到40公里每小时。 我们介绍了场景化语音交互的优势。那么怎样设计语音交互流程,才能使其最大化的发挥场景化的优势呢?遵循Nielsen的启发式可用性原则,能够帮助我们设计优秀的交互体验方案,它也同样适用于语音交互的设计。下文中介绍了启发式原则的其中几点在语音交互设计中的应用。 系统状态的视觉反馈 亚马逊的语音产品Echo,是一款场景化的语音交互智能硬件。相比Siri和Google now,亚马逊的产品团队充分理解了语音交互场景化的潜在优势,并结合自己的电商基因,将Echo打造成了更加智能的私人家庭助理。下图是Echo的升级产品Echo dot,将与近期发售。 Echo内置的LED 灯可以提示Echo是否接收到了语音指令,但不像视觉界面,用户并不能从中理解系统处理语音指令的过程。语音交互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判断和预测用户指令所处的情景和上下文关系,并且向用户解释其所处在流程中的什么位置。 预防错误和及时更正 对于设计师与开发工程师来说语音设计中最困难的就是要面对大量无用的语音输入信息。交互过程中的语音输入是无法像GUI那样规范化的。在GUI中,用户可以借助文字提示和视觉界面组件来引导他们完成操作;标题,导航条,按钮,留白等无时不刻的引导用户完成页面跳转操作。相比之下,语音交互的流程显得更加直接。在语音交互中,用户只能依靠有限的语音提示以及短期记忆来完成操作,这就需要设计师将流程简洁化。设计师需要去设计一套尽可能的避免用户错误语音输入的流程,以及预测用户可能的错误并及时提示用户纠正错误。像GUI那样去有意识的设置语音输入的流程和规则只会增加语音交互流程的复杂程度,同时也会提高错误率。运用云计算、大数据、神经网络、智能学习等技术来帮助系统识别用户的自然语言、判断用户指令是目前的主流研究方向。 现有的第三方智能语音服务商有很多,国内如科大讯飞,对于自然语言的理解错误率已经降低了许多。Echo能够主动检测到激活短语,尤其是在现实环境中常见的的杂音背景下—比如当产品在播放音乐的时候给它一个语音指令让其停止。 Echo Alexa对于自然语言的理解能力很强,并且能够在在复杂的背景音中辨别语音指令。这是更加符合真实使用场景的设计。Alexa能够根据情景和上下文关系来判断指令:当你发出设置一个新的倒计时时,Alexa很准确的作出判断并回应,“第二个倒计时设定40分钟,现在开始倒计时”,Siri则这样回应。“你的倒计时已经运行,还有9分42秒,想要更改它吗?” 用户操作的自由度、效率以及流畅度 在视觉界面交互中,用户的行为指令已经被预先设计好了,通过识别下滑、点击、双击等交互行为以及用户所处的页面位置,系统能够快速判断用户的指令并作出准确的反馈。而在语音交互中,用户可以发出不同的语音指令来期望获得同一个反馈,而系统需要去分析输入指令所处的场景和上下文关系,从而做出准确合理的信息反馈。比如,在GUI中,标有“yes”文本的按钮代表着“是”的指令,而在语音交互中,用户可以使用以下语句:“Sure”,“Absolutely”, “Uh-huh”, “Yes, please”。       虽然不如可穿戴设备那样随身携带,但Echo Alexa能够在一定距离内高效精准的判断语音指令,即使是在复杂的背景噪音下;你还可以在做其他事的同时向Echo输出指令,一心二用,这意味着在可检测距离内Echo的灵活性要高于搭载Siri的移动设备。 简洁明了是关键 在文章创作中,我们可以将要表达的信息内容全面详细的写下来,文章的关键信息会隐藏在段落中,通过直述、隐喻等表达方法展示给读者。我们不会期望读者会阅读每一个文字,只要读者能够体会到文字的含义即可。但在语音交互设计中,这样的写作手法是奢望且不被允许的。所有的信息需要简洁明了,任何复杂的表述方式都有可能让用户陷入困惑。在心理学设计中已经提到,人类的短暂记忆只能记住最多4到5个事物(请查看之前的文章:设计心理学书籍推荐),这就限制了语音交互产品每次向用户展示的信息数量。 善于引导 尼尔森的另一个启发式可用性原则:“引导强于记忆”。交互设计师在GUI设计中会想方设法的通过使用隐喻式设计来引导用户去操作,减轻了用户的记忆负担。而在语音交互中,隐喻式引导设计却无从下手,用户需要记住回到菜单或上一页的方法,系统必须试着去理解用户指令的意思,并且输出恰当的提示引导用户正确的操作,而不是误导用户、让用户不得不重启整个流程。一个在任何时机下都可触发的“help”指令是必须的,当用户在忘记具体操作指令的时候及时得到系统帮助。 除了遵循尼尔森的启发式可用性原则之外,为了增强对场景化的理解,语音交互系统需要更加智能的去自主学习用户与环境,大数据的辅助也能够更好的加速这一进程。受制于人工智能与大数据的总体发展与应用的限制,Echo也存在很明显的劣势,那就是无法理解复杂的语句。例如线上购物,当你一件一件的添加商品到购物列表时是很容易的,但当你一次性的输出多个商品指令时,Echo经常会“误解”你的本意,例如下面这段对话: User: Alexa, add milk to the shopping list. Alexa: I’ve added milk to your shopping […]

© 2017 JD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