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序:本文作者与大家分享了作为体验设计师如何在算法应用中推动设计流程以及一些算法与数据隐私方面的道德困境。

算法推动着股票市场,为贷款获批提供依据,甚至应用于驾驶技术中。算法正在打造着我们每一天的体验。你的 Facebook 动态,你的 Spotify 歌单,你的亚马逊商品推荐等等,将一个个性化的窗口打造成为以算法驱动的世界。在算法和机器学习的帮助下,谷歌地图为你推荐最佳路径。当你向 Siri 或 Cortana 提问时,算法帮助理解你的问题,并提供所需信息作为解答。

作为体验设计师,我们在每一次的网站或应用的迭代设计中,都越来越依赖于算法。随着设计的意义受屏幕的局限越来越小,而与通过功能扩展、新想法、甚至可能是更多的感性认识来延伸人类极限有关,我们更加需要算法。如果我们认为体验设计师是人类与技术之间交互界面的创造者,那么,我们更有理由应该进一步了解算法。

所以,一个体验设计师在大数据、算法和机器学习主宰的未来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我们先想想算法能做和不能做的,然后来看看它们对于设计的一些影响。

算法之谜

“算法(algorithm)”一词看上去有些神秘。从某种程度上讲,像是一种“营销玄学”。一个秘密算法听上去既聪明又难以复制。他看上去就像个待解的谜。为什么在我的 Facebook 上,这条动态会出现在另一条的前面?我们如何反推 Uber “动态定价(surge-pricing)”的算法?算法有时候甚至有些危险。毕竟最近,有一个算法导致了一次市场崩溃(作者指 Navinder Singh Sarao 涉嫌操纵2010年美股闪崩事件)。

那么,算法究竟是什么?

对于“算法”一词的困惑,有一部分源于它的复合性。“算法”看上去可以作为任何数据驱动相关技术的代名词。人们经常将其与“人工智能”通用。这成为一种用来描述大数据、算法和机器学习这一整体的更方便的说法。因为这三种因素密不可分,这种称法也是有道理的。

“大数据(big data)”是我们每次参与技术的行为中不断生产的原材料。我们每天在使用网站、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可穿戴设备时,平均每人会产生将近35万字节的数据。当然,并不是所有这些数据都会被应用到每一次体验之中,但是算法会用到从不同渠道获得的各种类型的数据。这些数据可能是你一个人的,也可能来自于几组人的数据集合。

“算法(algorithms)”是一系列关于如何执行一个任务的指令。当你发送短消息时,进行网络搜索时,或者在电脑上下载电影时,你都在触发一系列嵌套的相互依存的算法。有些算法以基本数学函数的形式出现,而其他算法基于它们之上。基本上,它们就是一系列指令。像 HowOld.net 这样的机器学习类应用,就是基于用大量的数据训练一种算法的原理工作的。

Fig1_starwarsage_474px

“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是指一个算法如何随着时间演化。机器学习是一个在工作时不断改造自己的系统,而非一直重复一套不变的指令。事实上,机器通过不断试错来学习如何正确完成任务。如果一种算法搞错了你在一张图片里的年龄,你会一笑置之。如果它把人类识别成了大猩猩(作者指谷歌图片软件将有色人种识别为大猩猩,其工程师为此道歉一事),这就麻烦了。而这并不是唯一的缺点。

算法的局限性

尽管算法创造了更多的可能,它仍有一些局限性。作为体验设计师,我们需要注意。如果我们了解了算法的局限性,我们就可以切实地设计一些体验来弥补它们。而且我们知道什么时候更应该依靠人类的才智。

1.算法并不中立或客观

算法——就像网站、应用、组织或人们一样——也有自己的观点。个性化算法的存在并不仅仅为了创造更好的体验,也是出于其背后组织的商业目标。算法是人创造的,所以创造者的想法也同时植入到了系统之中。有时候这些目的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根据你的一些个人数据出现的广告。有时候没有那么明显,直至我们遇到了破绽。

2.算法依赖于数据所有权或数据所有权的缺失

大多数人对于我们留下了什么数据和谁在利用这些数据的意识很模糊。当我们谈论算法时,对数据的控制权是一个主要议题。我们希望,每个人以后都可以对其有更多的个人控制权。但现在,在影响算法的隐私权上,站点间、组织间以及国家之间还有很大的差别。

3.算法无法理解你是一个复杂的独立个体

无论你称之为个性化的“恐怖谷( uncanny valley, 见:恐怖谷理论)”,还是你的“数据镜像( data double )”,有时候你都会遇到惊人精确的自我画像。但大多数时候,总是有一些出入的。不同的网站有不同的利益驱使,所以他们获取不同的偏好。(比如亚马逊和相亲网站 OKCupid 的数据重点完全不同。)算法归纳、精简,并将它们认为无关的信息过滤出去。很多情况下,算法会用其他人的数据填补某个人的信息缺失。最终结果就是算法不能反映出你的变化发展和复杂性。但是在 aboutthedata.com 网站上,Acxiom 数据公司让你浏览并调整关于你的数据信息(如果你想这么做)。

Fig2_axiomdata_474px

4.算法是不透明的

尽管我们如此依赖于算法,但对他们工作的方式以及采用这种方式的原因并不总是很清楚。机器学习算法可以非常复杂以至于写出他们的人都不完全了解它们的如何工作。换而言之,个性化是不透明的。尽管人们尽力尝试了解并改变个性化算法,也很难实现。

5.算法可能最终导致我们的生活过度自动化

算法越来越多地接手了过去需要我们自己完成的任务——比如,帮我们规划行驶或步行的路线。这可能将我们狭隘地局限于循规蹈矩的日常。算法自动化了探索的体验,但却剥夺了一些不确定性可能带来的惊喜。它们越了解我们的品位,我们在想象新的可能性上花的时间就越少。算法自动预测我们对陌生人和新想法的体验,所以我们可能会觉得自己活在一个回音室中。作为设计师,我们必须思考其中的平衡点。

尽管有这么多的复杂性,我们的设计还是越来越依赖于算法。为什么?因为算法会简化我们在技术上的体验——甚至可能会达到根本没有用户界面的程度。定制的体验,对话式的应用,以及聊天机器人,他们在本质上都有自己的算法。在体验设计师尝试去解决算法和用户界面问题时,了解算法的局限性很重要。我们如何设计一种体验是可以抵消一些算法上的负面效应的。

所以,不是数据科学家或者算法设计者的我们改如何开始呢?

用算法来设计

数据告诉我们人和组织。算法简历规则。机器学习塑造体验。尽管这些听上去都很熟悉并与我们的工作息息相关,我们还是想知道:设计师应该会写算法吗?设计师应该明白机器是如何学习的吗?我们是输入还是输出?这些差别每天都在缩小。以下是三种开始用算法设计的方式。

1.从结果开始

无论你决定关注输出,还是输入,或者两者皆有,用算法设计是从结果开始的。当设计师们共同设计算法驱动的体验时,我们应该彻底想清楚人们应该面对的是什么。Giles Colbourne 描述了一种将对话映射为输出的方法来帮助规划用什么样的数据作为输入。设计师可以帮助决定如何用数据使体验丰富——以及什么时候不需要这样做。想想那些对话性的旅行应用,比如 Pana ,它需要决定什么时候选择记住你的旅行偏好以及什么时候需要向你询问确认。

Fig3_panasinglescreen_474px

2.在数据选择中发挥作用

当我们开始与数据科学家交流可能的结果以及如何呈现它时,我们可以在挑选训练算法和不断发展的数据。这本身甚至可能意味着设计这个算法的另一种方式。例如,在设计一个 Zappos 这样的电商网站时,设计师可能会建议更多采用历史购买的数据,而少采用一个用户与其他用户相似点的数据。

3.桥接断点

算法能够脱离他们的自身情境。我们都遇到过这样的场景,我们感受到真实的自己和在社交档案中或被推送的广告中反映出的自己有明显的脱节。为算法设计意味着采用一种新的方式来定义接收端的人。这个人是一些数据点的集合,一个我们访谈过的真实的人,一个由个性化算法生成的很接近的配比,一个理想化的想象。我们用算法设计时,需要考虑到一个人的这些所有状况。我最近和团队在进行为每一种状况创建人物画像并进入交互角色。

利用算法设计的准则

在寻找如何将算法作为一种体验而体现出来的过程中,设计师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我认为我们同时也是用户的代言人,以确保在算法时代,我们仍然为人道设计。这里是我的一些准则。

1.遵循“最少可采用数据”原则

大多数组织热衷于收集一切可得到的数据,为了以防万一。因为人们在个人数据及其如何被其他组织利用方面的控制权几乎没有,鼓励最小化主义是有意义的。随着即将到来的情绪感知应用和设备的趋势,最少化数据方式将更加重要。更多数据与更好的算法或用户界面间没有必然关系。Maciej Ceglowski 关于数据与隐私的演讲 使人们关注到这个问题。

2.公布算法及其影响

当然,人们并不想看到代码。他们甚至不想修改设置。从我以往的调查实践看,用户喜欢在这儿打开一个隐私窗口,在那儿点击点什么,关注、取消关注,以此来试用一个算法。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并不真的了解这个算法要用到哪些数据,这个算法如何工作,或者作为最终结果的用户界面是如何演化来的。作为体验设计师,我们应该解决这个问题并让算法的结果更加明显易懂。Lauren McCarthy 的 “Facebook 情绪调节器 ” 是一个关于我们如何在看到的内容上有更多控制权的实验,它利用了与 Facebook 在其饱受争议的 情绪传染调查 中相同的算法。

3.允许人们参与到创建他们的算法之中

当我们使算法更加透明之后,接着我们就应该让他们参与到创建算法之中。你可以选择你自己的外表和身份。Crystal  是一个能够通过分析一个人社交网络档案和其他公开可用数据生成一个人格档案的应用。它也邀请用户回答问题,让他们有机会能塑造自己的档案。未来,我希望能看到一些能让用户挑战为他人利益服务的算法、利用不同的个性化偏好选择信任度以及关闭算法的方式被设计出来。

结论

今天,算法塑造了我们的线上体验。下一步,它们将修改我们的物理世界——我们的家,办公空间、汽车以及城市。算法是不可见设计、个性化设计、对话式设计的新素材。在将算法与用户界面连接,使人与技术的体验更人性化的过程中,作为体验设计师,我们应该发挥积极的作用。

作者:Pamela Pavliscak

原文:http://www.uxmatters.com/mt/archives/2016/06/algorithms-as-the-new-material-of-design.php

喜欢(529) 评论(0) 分享

Leave a Reply

© 2014 JDC. All Rights Reserved.